当前位置:首页 » 玩小游戏 » 我们结婚吧小游戏
扩展阅读
乱斗三国单机游戏 2021-03-31 20:27:02
英雄联盟游戏名字英语 2021-03-31 20:26:25
游戏玉佩名字 2021-03-31 20:25:53

我们结婚吧小游戏

发布时间: 2021-03-31 20:16:35

游戏大全免费下载2048咱们结婚吧

你好,2048这款游戏相对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乱玩的话可能半天都弄不出一个2048,H5UC 核弹头小游戏这个网站有比较全面的2048攻略讲解,个人觉得很有用的,希望对你能够有所帮助。

⑵ 求一个EXO的小游戏。讲的是女主和他的闺蜜考进了一所知名大学,后来解开了EXO的谜题,进入了M队。

《因为有你》 《exo我们结婚吧》 《exo助理》 《exo专属化妆师》

你是不是内容记错了,最符合的应该是第一个

⑶ 韩国综艺,我们结婚吧 家族诞生 哪个好看点

= =|||都没有两天一夜好看 毕竟是拿奖了的节目 全韩国国民都认可的
=======
不过非得说的话 我觉得2个的重点不一样
我们结婚了 主要是看艺人 要是我喜欢的明星的话 我就喜欢看 要是不喜欢的话就不爱看 经常跳过。。。

家族诞生的重点不在于请的嘉宾 而是在于他们整个那个主持团队 所以这2个我还是觉得家族好看点

其实通过这2个节目的搜索率就能发现这个特点 2个节目都是那种搜索率忽高忽低的 就表明节目整体的实力还没到那么厉害的程度
但是2天1夜就不一样了 一直很高的 就今年开始下滑了点 但是整体水平是持平的 每期都好看

⑷ 能和对象在学校玩的小游戏,有什么,否则太无聊了。 帮帮忙

真心话大冒险,或是捉迷藏

⑸ [橙光游戏有哪些游戏好玩(EXO的)]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你娶我可好
深海归墟
如果你是我想要的未来
最后岁月酿成花
最后岁月酿成病
一吻定情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EXO的红玫瑰和白玫瑰

狼的诱惑
元素学院

深拥你又怎会痛
大女子主义

为何如此粗俗

聋子
玫瑰之城
玻璃鞋

Black Datura【迷幻】
鹿总你老婆掉了
女神论
微光
奇幻少女日记

屌丝少女逆袭记
秒速七厘米

恒昼

夏尽时亡

未闻花名
遇见最美的年华

观相

从我死去的记忆

对你情有独钟

不老旺仔

我家有个傻狍子
分手日记

追到男神靠调戏

梦游娱乐圈

陪你一场青春宴
哈喽地球花美男
千域千寻
Asphyxiation-窒息

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东京喰种

60天,制霸EXO

⑹ 去爬山时做的一些小游戏

一只蚂蚁终日以捉弄大象为乐,一天远远的
看到大象走了过来,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躲到
一棵大树的后面,等到大象走近了,就把左腿
伸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大象绊了一个狗
吃屎,然后大笑扬长而去。

2
大象摔伤了,失血过多,住进了医院,蚂蚁
觉得很是过意不去,第二天他纠集了大批的兄弟
成群结队、人山人海,前扑后继、星罗密布、
再接再励、一望无际……
护士小姐就问排头的蚂蚁“你们来这么多
人干嘛啊?”“大象生病了,我们来献血!”

3
一只小蚂蚁爬到大象耳边说了句话,大象一听,吓晕了
原来,小蚂蚁说 :偶怀了你di孩子!
好不容易才爬起来
小蚂蚁说完又附带说了一句,大象一听又晕了过去,
小蚂蚁说:而且还是双包胎!

4
一只蚂蚁在路上看见一头大象,蚂蚁钻进土里,只有一只腿露在外面。
小兔子看见不解的问:“为什么把腿露在外面?”
蚂蚁说:“嘘!别出声,老子绊他一跤!”
第二天,兔子看见整窝的蚂蚁排着队急匆匆赶路,问何故。
蚂蚁答:“昨天有头大象被我们一兄弟绊倒,摔成重伤,我们给那丫献血去。”
没多久,兔子见大批蚂蚁又回来了,就问怎么回事,一只蚂蚁说:“哦,只有一个跟那大象的血型一致,留他一个在那抽血呢,足够。”
第三天兔子赶来问蚂蚁:“那丫活了吗?”
蚂蚁无可奈何的说:“我把它抬回去了,真重,腰都累弯了,那丫也太不经得摔了!”
大象病好后要告蚂蚁,法庭判决,蚂蚁绊倒大象属恶意伤害,监禁6个月。
蚂蚁不服,“人身伤害罪最多监禁2月,为何判我半年?”
法官:“人身伤害罪判2月,绊倒大象为种族歧视罪,追加4个月。”
于是蚂蚁向高级法院提出诉状:“我等与大象本来平等,何来‘歧视’,请高院明判,还我等清白,另诉法官诬陷罪。”
过了几天大象突然死了,大家跑去看它。发现她旁边有只母蚂蚁。就问它大象是怎么死的。
母蚂蚁哭着说:“我就告诉它说我怀了它的孩子它就......”
几天后,母蚂蚁产了一堆卵,孵啊孵啊,结果孵出一群鸵鸟,靠!大象死的真冤啊!
一天兔子忽然看见一只大象躲在树后面,将一只腿伸在外面。就问:“你在干什么啊?”
大象说:“嘘!别出声,我等那蚂蚁来,好拌他丫一下,为我兄弟报仇。”
兔子刚离开大象,就听见大象一声惨叫,于是马上跑回去看,途中遇见一只蚂蚁在路边喘气。
兔子还没问蚂蚁就听蚂蚁自己说话了:想整老子,还好我发现的早。 把脚给它踩断了哈!
大象又被送回了医院,因为股动脉被踩断,这次失血更多,连输80L还不够,血库告急,而那只唯一与大象血型的相符的蚂蚁已经在上次输血后虚脱了。

1.蚂蚁和大象结婚了,可没几天大象就死了。蚂蚁非常伤心,一边哭到,一边骂到:“亲爱的,你怎么就走在我前面了,我他XX的这辈子不用干别的啦,就埋你啦。”

2.一只蚂蚁站在路边左脚插在地下,路过的同伴问他:你在做什么呀?
他回答:妈哟!上次大象欺负我,我在这里报仇,等他来了,我把他攀到!~摔死他!~~

3.再来一个————蚂蚁和大象约好去游泳,大象脱衣下水开使痛快的游了起来,蚂蚁在岸边的衣服堆里乱翻,然后对水里地大象高喊::“大象,大象!! 你上来一下!!”,大象走到岸上问:“怎么拉??蚂蚁说道:“没事没事,我看看你穿的是不是我的泳裤。”

4.大象在马路中央拉大便,一蚂蚁路过,看见烟雾聊绕的粪堆,不禁唱到:呀拉所,那就是青藏高原!

5.(1)一大象走在路上,气势凶凶得意洋洋,众动物俱闪之。一蚂蚁迎面走来,大象说“你他XX的快闪开,否则我踩死你!”蚂蚁说:“你敢?!我是孕妇,怀的是你的孩子!”大象闻言当场晕倒!
(2)片刻大象醒来,对蚂蚁说:“亲爱的我真的不记得了,咱们再来一次吧!”蚂蚁闻言吐血身亡。

6.象深爱蚂蚁,一天激动地说:“亲爱的,我们结婚吧,上次我们做爱之后,我已经怀上你的孩子了!~~~~”
蚂蚁听后想既然有孩子了,那就结婚吧,虽然好像不大合适,不过以后生下来将是多么强壮一个儿子啊,后继有人喽~~
遂结婚……
9个月后,如蚂蚁所愿生了个儿子,不过,大象说:“孩子她爹,我要坐月子,这个月就由你来照顾我们母子了,每天给我们弄100公斤香蕉来!”
蚂蚁当场昏死~~~~~后悔啊……

7. 新的一天开始了,来再来一个送给大家————一大象不小心踩了蚂蚁窝,蚂蚁纷纷涌出,爬到了大象的身上,大象抖抖身子,蚂蚁纷纷掉落,还剩一只蚂蚁在大象脖子上,地下的蚂蚁齐声呐喊:“掐死它!掐死它!”

⑺ 在哪个网站能下到蔷薇的第七夜3啊往手机里下!

序言

传说自上帝创世纪,人类中便开始流传着一种叫做“恋爱”的游戏。千万年来,这种最甜美浪漫、破坏力最强的游戏如同放到第七夜的蔷薇,会美到让人忘记了怎么呼吸

可世事总难完美。恋爱中常常出现喜欢的人离开了自己,或是他(她)根本就对你不来电的情况,于是那些世界各地的玩偶师们会按照客人在梦境中提出的请求,用蔷薇花瓣造出一个又一个跟他(她)喜欢的人一模一样的玩偶恋人来替代。

被造出来的玩偶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分别,只不过他(她)往往拥有着完美至极的外貌或是惊为天人的独特气质,在茫茫人海中永远比钻石还要华丽耀眼。

玩偶师们必须对自己接手的“生意”守口如瓶,就连玩偶自己也不知道它并不是人类,而不过是一个玩偶而已。它从玩偶师手中诞生的那天开始,就会得到玩偶师的神秘暗示,于是潜意识里知道该去“爱”谁、该听从谁的命令。可是……玩偶永远都只是玩偶啊,身为玩偶,它的宿命就是——必须全身心地遵守《玩偶游戏法则》。

这个被称为“恋爱”的游戏总是以绝美的姿态出现在你最无法防备的刹那。如同初夏的午后,缠绕在公主城堡上的翠绿藤蔓,在宿命的旋律中轻轻摇曳……可这美好的背后却刻着深深的一道孤独。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喜欢上的他(她)会不会只是一个完美的玩偶恋人,你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是个陷落在宿命迷局中的玩偶……

呵呵,游戏已经开始了哦……

——蔷薇的第七夜前传

我要你记住我的名字——我是,苏、智、薰。

在我出生的前一天,

别墅后山上的梨花忽然着了魔似的,

一夜之间全部?放,美得醉生梦死。

可一夜之后,那些绝美的花朵又纷纷落尽,伤感的。好像从来不曾盛开过。

妈妈说,智薰,你是个命轮中写满“离”字的孩子——

因为,“梨”就等于“离”。

13岁之前,我最爱的人是妈妈,

可她在我13岁那年突然去世。

13岁之后,我最爱的是妹妹苏智夏和他。



巴黎,晴。

“明曜太你这个臭小子,你把我的车开到哪里去了?!智夏的航班十一点就到,你就是在火星上录节目也给我滚回来!”

“智薰别生气,千万别生气!我马上回来。?叫我喜欢你呢,你说的比圣?还管用。那个导播、导播,麻烦你切几条广告进来。智薰啊,天气这么好,亲爱的,我们……”

嘀。我赶紧摁掉了手提电话。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的下一句肯定又是“天气这么好,我们结婚吧”。自从五岁那年刚来巴黎,我在生日会上帮智夏抢走了他的巧克力蛋糕顺便揍了他一顿后,这家伙就成了纠缠我的噩梦。虽然现在我们都已?念高中一年级,曜太也成了超人气乐团“Toy. Lover”的贝司手,并且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但曜太在我心里的位置,始终都比不上另外一个“他”。

那个比女生还要美、笑容邪邪的男生,注定是我命轮中躲避不了的劫数。

铛——

铛——铛——铛——

窗户对面的白色小教堂里又在作礼拜。圣洁的钟声响起,哈里路亚的赞美诗开始在耳边兜兜转转不停地绕。雪白的鸽子们被惊动,呼地腾空飞起,它们像一场白色的大雾,瞬间弥漫整个天幕。我推开窗子深呼吸,一阵梨花的清香飘了进来……

在巴黎郊外的这间别墅已?住了很多年,后山上这些梨树一直都被打理得很好,而妈妈留在相框里的微笑,温暖得就像是昨天才刚刚见过。

“妈妈,我爱你……”轻吻着照片中的妈妈,那个几年都不曾解开的谜团又涌上心头。

妈妈是个内心和外表都精致到华丽的人,蔷薇色血液里跳跃着无数的艺术分子,十四岁就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表演大提琴独奏,被音乐评论界称为“史上最有可能超过贝多芬的天才少女”。她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把最高难度的曲子诠释得无可挑剔,让世人惊叹不已。可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人,却在我13岁那年的一个夜晚毫无征兆地离奇去世了。

尽管医生后来给我们的解释是“哮?病引发的心脏功能衰竭”,可真相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因为在她去世的那天晚上,我曾?看到过一个眼瞳比土尔其蓝宝石还要美的男生,他……

嗒。

嗒,嗒,嗒……

门外一阵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曜太他回来了?!

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这臭小子啊犯了小错不惩戒一下,下次一定会把我的车开到火星去。我四下打量了一下房间,目光落在墙壁上挂着的一把装饰长剑上。

“OK,就靠你了。”我走过去取下那把仿造中世纪风格的银色长剑。别看它银光闪闪的很吓人,其实是一把道具剑。剑柄上有特别的按钮,只要在快砍到人的时候摁下按钮,剑刃就会收起并且流出血来,当然——是假的啦。不过按照曜太那种跟草履虫差不多的智商,他一定会被吓得要死,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血液里的恶作剧因子还在安静地生长,下一秒就将控制我的心脏。?上了厚重的天鹅窗帘,整个房间里只有那盏水晶吊灯发出幽暗神秘的光。

我站在门后,静静地举起了手里的长剑。在水晶灯的照耀下,长剑寒光潋滟,在地板上映射出一道华丽冷冽的光。

吱呀——

胡桃木房门被轻轻推开一道缝隙。无数道光线像踩着黑白琴键,有节奏地渐次漏进来。

光影交错中,一个影子走进。我屏住呼吸,挥起长剑照着那影子砍了下去……

吓——!!

走进来的人居然紧紧握住了我刚刚挥下去的剑,蔷薇色的血顺着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淌下来。

一滴。两滴。

血滴在空气中唯美地下坠,划破了皮肤苍白的寂静。水晶灯的光芒呼的一晃,像电影中蒙太奇的镜头,光影定格在了他的双眼上。

那狭长漆黑的双眼,仿佛在月光下波光潋滟的奇异湖水,闪耀着动人心魄的美……

“怎么是你?!”我双手僵硬,顿时怔住。

蔷薇花瓣一般的血更加衬托出他手指的修长与白皙。下巴尖尖,娇美的嘴唇有天生的微微上翘,似乎飘满了春天里樱花纷飞的香味。水晶灯温暖的光线顺着他那比女生还要柔美的脸颊线条延伸……延伸……黑色的发丝充盈着让人想要触摸的空气感,而一枚小而精致的钻石十字架耳钉正安静地藏在鬓角后,静静闪着璀璨的光。

——视觉系花美男,绝美的?面啊

砰——!

不知不觉间,我手中的银色长剑已?掉落在地上。

“羽野?你怎么来了?”

“阿门,爱上苏智薰公主殿下,还真是危险。”羽野邪邪地笑,嘴角在灯光中上翘成诱人亲吻的弧度:“难怪我们学校里的那些男生都说,要捕获冷感美少女苏智薰的心,一定得先买份人身意外保险,不然没准下一秒就见耶稣去了。”

“少来啦!什么公主不公主的。说正经的,你怎么跑来了?”那血液虽然是道具,但淌下来的样子还真是很逼真呢。

“OK,我也说正经的……”羽野很寒地甩了甩手,血还在泊泊地顺着他的手腕往下淌,“拜托!这位老大你没事别拿把剑砍人好不好?好痛!!不明白状况的人,还以为我因爱成恨,玩没品味的割腕。”

“去死!怎么会痛?这明明就是……”“道具剑”三个字还卡在喉咙里,我就发现了一个很严重很严重的问题——刚刚砍下去的时候,我居然忘记摁下剑柄上的按钮?!

这倒不是重点,重点是——刚刚羽野是真被这寒光闪闪的剑刃给砍到了?!

这仍然不是重点,重点是——刚刚他手上淌下来的那些血也都是真的!!

……其实这些都不是我要说的重点。

重点是——

我!晕!血!

……

“喂?!智薰你”

羽野的话还没说完,我就眼前一黑,径直往前栽了下去……

……

“喂喂喂,你别倒我怀里啊!我手上全是血怎么抱你?”

“……”

“唉,真拿你没办法。”

……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被羽野抱在怀里。他坐在我房间门口的地板上,一只手小心地保护着刚刚昏迷过去的我,另一只受伤的手搁在地毯上,那伤口虽然还没来得及打理,但总算是不再流血。

“你真是太神奇了。‘冷感美少女苏智薰居然会胆小到晕血’这件事情本来就很神奇,更加kuso的是,你居然还只晕真血,不晕道具血。”

“切,少啰嗦!你不是号称练过花式击剑的吗?怎么连这个都躲不开?居然还抓住我的剑?”我强忍着头晕和尴尬站起来,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叫医生,就被一个超热情的美国式拥抱牢牢包围。
“姐,我好想好想你!!”

“智夏?!你不是还在机场吗?”

“哈哈,我看今天是周末想让你好好休息啊,所以就打电话叫羽野过去接我喽。”智夏挽着我的脖子,笑得既温暖又没心没肺。

她继承了妈妈所有的优点,从出生开始,就表现出惊人的音乐天赋。今年才十五岁就已?和曜太组了一支叫“Toy . Lover”的乐队,首支单曲发行不过一周已?获得了蘑菇云般轰动的好评。

不光才华横溢,外表也是美丽异常。那比象牙还要洁白光鲜的皮肤,透着??蔷薇色的粉嫩。祖母绿的眸子里藏着猫咪般的可爱狡黠。头发是柔和的亚麻色,在夕阳的映衬下,流淌着浓浓的金色奢华。

尤其是笑容,羽野说,简直美得醉生梦死。

“呃?羽野,你怎么受伤啦?!”智夏这才看到羽野手上的伤口,赶紧跑过去抓起他的手仔细端详,“刚刚你不是好好地走在我前面吗?怎么我才转头接了个电话,你就……怎么弄的啊?!”

“没事。”羽野抽回手假装若无其事。我脸一红,赶紧转移开话题:“智夏你不是说十二点的航班吗?怎么就到了?是羽野去接的你?”

“是啊,我知道有个熟人来巴黎,所以提前从夏威夷回来见他啊。姐,你的脸色好苍白,没事吧?”

“没事没事是?有这么大魅力,竟然连我们家的大忙人智夏小姐都急着回来见他?还有,你怎么?了这么夸张的妆?”

她的眼影,是天空的蓝色。

蓝到扎眼。

“嘿嘿,因为我喜欢的那个男生啊——我?常跟你说起的那个。他的眼睛就是那种湛蓝湛蓝超美的,所以我现在疯狂地爱上了蓝色!!湖蓝、土尔其蓝、深蓝通通都超喜欢!!”

“嗯,我饿了,先去吃点东西吧。”我一眼瞄到羽野在旁边失落的模样,赶紧?着智夏下楼。

羽野手上那些残存的血迹让我明白,花式击剑已?练到极至的他怎么会挡不住我胡乱挥出的一剑?他只是不想让身后的智夏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所以宁愿自己挨一剑,也要帮她挡着的吧?

“姐,你干吗拿这把剑?这不是上次我从片场带回来的那把吗?”

“哦,砍西瓜玩玩。”我随口哄哄她,一扭头发现羽野正用满脸“难道老子是西瓜吗”的郁闷表情狠狠瞪着我。

“哈哈,我姐果然是强,像动感超人!”

“不,智薰她像猫。”羽野一个人走在前面,他一边下楼一边若有所思地说,“黑色的猫,又可爱又可恨。人家只是喜欢她,想抱抱她,她却会把别人抓伤,宁愿自己踮着脚尖骄傲地往前走,?着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黑猫?

正好走到了楼梯的转角,我看了一眼落地桃木镜子:镜子里的少女有一张白皙干净的月脸,黑色长直发在风里如同一只风筝。瞳孔深黑,透着冷艳的光。

呵……

果然有点像猫。

可惜没有人,会喜欢上一只骄傲的黑猫。

妈妈曾?提醒过我,千羽野这个人的命,注定是属于苏智夏的。他喜欢智夏已?到了危险的程度。可她却没有告诉我,如果我也喜欢上了羽野呢?如果我也喜欢他,无法忘记他,那我该怎么办?

13岁之前,我最爱的人是妈妈,可她在我13岁那年忽然去世。

13岁之后,我最爱的人——

是妹妹苏智夏,和眼前这个比女生还要美的男生——千羽野。

大家坐在客厅里吃提?米苏。

“羽野……你的。”我把用碟子细心装好的一份提?米苏递了过去。

“谢谢。把我那份给她吧。笨猪智夏,就知道吃。”羽野轻轻磕了一下智夏的头,眼神里都是疼爱。我的手僵在了空中。半晌后才醒觉,别过脸去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可心里的疼,怎么能装作没感觉到??

“智夏你的笔记本电脑放在哪里了。我开MSN收下邮件。”

“干吗啦,好不容易聚一下上什么网啦?难不成姐你也玩网恋?”歪在沙发上吃得正欢的智夏一边碎碎念,一边乖乖地把自己才买的白色新款mini本本从包包里?了出来。

“乖。”我摸了摸她的头,旁边的羽野却凑近抓起我的鼠标就点。“智薰,发给你一个好玩的网站。”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右手,直接放在了我的手背上。

那手心传过来的温度

麻麻的。暖暖的。

“就是这个。呵呵。”他拍拍我的肩膀:“你慢慢玩,放心,我和智夏不会偷看的!”

“什么什么?是什么?我也要玩我也要玩!!!”

仿若一道晶莹的阳光划过头顶。羽野伸手把大呼小叫的智夏拦腰抱了起来。他耳朵上的钻石十字架耳环闪耀着动人的光泽,像极了天使的光环……

“走走走,我们继续吃提?米苏去。不要打搅智薰了。”

“什么网站呀?!我也要玩我也要玩,喂喂喂~,羽野你个猪,别拽我啦~!”

黑发。钻石十字架耳钉。狭长明亮的眼睛。比女生还要美的男生。

卷发。小动物一般清澈的眼神。笑容比花朵还要温暖纯洁的女生。

——多么唯美的?面,简直就是偶像剧。

……而我竟然爱上了一个喜欢着自己妹妹的男生?真是很荒唐。

“他……是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吗?”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屏幕上的字,顿时瀑布汗。

铛铛铛——!大家好!我是维护爱与正义的月光小美女!

亲爱的你,是不是正在为自己的爱情困惑呢?!HOHO,现在就让我来为你占卜一下吧!超灵的哦!

只要你在下面的三个空格里填写上自己喜欢的人名字(注意注意,可以同时填三个的哦),填完后点击“下一步”,我可以为你测算出:他(她)之中?才是你的真命天子(女)!!

爱情测试题?!怎么羽野也玩这种幼稚的游戏?算了算了,就填一下吧,反正也没别人知道结果……

NO.1:千羽野

NO.2:千羽野

NO.3:千羽野

三个选择框,我填的全部都是他。

然后,点“下一步”——

就在我的右手食指刚刚点了鼠标的那一瞬间,屏幕上本来善良可爱的“月光小美女”爆发出一阵恶魔般的狂笑声:

啊哈哈哈,呃呵呵呵,哦HOHOHO

笨蛋!!你上当啦!

你刚刚写的喜欢的人的名字,已经发到传给你这个游戏的人的邮箱里啦!!

你到底暗恋谁,或是脚踩几支船——这个藏在你心里深处的秘密马上就要爆光鸟!!

啊哈哈哈……

什么?!!?来是整人游戏?!

“可恶——!!!”我抓起那个该死的鼠标一扔!头顶的小火山瞬间大爆发。

该死的!居然敢耍我?!!

千羽野——你?死?定?了!!

0.001秒后——

等等……

不对劲……

你刚刚写的喜欢的人的名字,已?发到传给你这个游戏的人的邮箱里啦~!!

也就是说——我写的名字,都发到羽野的邮箱里了?!

不……是……吧……

眼前轰然一黑!!

可恶!我写的就是他的名字啊!!

要是被他知道?来我一直暗恋他,那不是很丢脸吗?

要是被智夏知道了,她又会怎么想我?!!

自己最爱的姐姐在暗恋自己的追求者?

不要不要不要啊……

“姐,不要上网了,过来一起玩吧!”智夏在客厅里叫我。

“呃……等一下”可恶,这个时候叫我怎么去见她和羽野?!只要羽野一开邮箱,一定就会看到写着他的名字的那份答案的!

丢脸真的很丢脸……

苏智薰,你真是把自己在这辈子的脸都丢尽了!!

谁、来、救、我?!



“哇咧——是曜太的本尊哎~!!”

“签名!”

“曜太!!我爱你!为你而活”楼下忽然传来无数少女的尖叫声。

砰——!

门被撞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黑衣人”闪了进来。

“真是受不了,人红就是没办法……”“黑衣人”一边脱下黑色外套一边摘下墨镜,露出一张俊美不羁的脸,“咦?此处怎么有异香阵阵,啊啊这香气是那么诱人,那么清新,那么超凡脱俗啊哦,?来是来自我的身上,呵呵,真是醉人……”

“拜托!你别乱扔外套好不好!”

坐在沙发上的智夏居然一下子就被那黑衣人的外套盖住了。也难怪了,足足有一米九的大男人穿的外套,简直就像一件超超超大码的雨衣。没错,这个自恋到爆的家伙,就是智夏的乐团搭档——贝司手明曜太。这个混蛋,说好了十分钟的,怎么现在才来?

楼下一片嘈杂声。

“喂!!我要杀了你!你又把这些记者和粉丝给我招惹过来啦?开车过来的时候不会把他们甩掉吗?”智夏从窗帘的缝隙中看看,果然——门口早就被尾随而来的狗仔队和花痴粉丝们包围得水泻不通。

“晕。我也没办法啊!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打扮得低调些别人就不会注意到我。可是没用的!!像我明曜太这样?风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无论装扮成什么样子——都像漆黑的夜空中最最闪耀的启明星!!够鲜明!够出众~!我那不羁的眼神,迷人的微笑,轻狂中不失优雅的气质我的一举一动,都足以令他们疯狂~,疯狂~!上帝啊——你为什么要创造出我这样一个够?风够完美的男人出来,我无法承受这么多少女的爱啊我的爱早就给了咦?智薰亲爱的,你一直在等我吧?”我还没不及闪开,就已?被他热力足够High?全场的拥抱紧紧地包围。

“放开!我快被你抱窒息了!”

“亲爱的!尽管我这么出色!尽管有那么多少女暗恋我,可是你放心——我的爱早就给了你啦!!呃……天气这么好,我们结婚吧?!”

“结你个头!”我和智夏同时一记天马流星拳Pia飞了他。

呼总算是解决掉了。我转头看看一直浅浅笑着的羽野。他靠在窗户边,阳光细细碎碎散落在他的肩头,黑发也被晕染出细碎的温柔来。如此完美的男生,像月光一样。却充满了不可接近的距离感。

扑通。扑通……心脏在狂跳着……

一想到刚刚那个整人游戏,就好心虚

整个下午,楼下的狗仔队和粉丝群们都吵吵闹闹地不肯离开,我们只好在客厅里打扑克消磨时间,而我一直因为那个整人游戏而惶惶不安。

“亲爱的,你怎么了?我发现你的小脸蛋一直由红转白又转黄又转绿最后还是转成了红。”曜太凑过来贼贼地问。

“……”无语。

正常人和笨蛋之间的区别果然还是很明显的。

正常人看到一排水壶时,不一定能提中没开的那壶。

而笨蛋们与生俱来的天分就是:哪壶不开他就一定能提中哪壶。

“啊哈,我知道原因,要不要听?”羽野神秘地拍拍他的肩膀,耳廓上的钻石一闪一闪。

这小子……他知道?他真的知道?!寒,我的脸这下子惨白惨白的了。

我忽然绝望地明白了柯南小朋友为什么每次喝完老白干儿后就会变身为视觉系美少年工藤新一,我更加明白了为什么柯南每次变身完后就特别怕被小兰发现还躲进了卫生间死赖着不肯出来。

秘密被心上人知道的那一刻,最慌张。

网络小游戏害人啊,悔恨的眼泪在心里流了三万英尺那么长阿门,主啊!你对不起我!

“好!那羽野你告诉我!”

“如果我不愿意呢……”

“羽野!你少来这一套!啊哈~,啊哈哈,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嫉妒我是九头身美少年……”

“切,我看是‘三头身’吧?。”

“我警告你!!你可以打我,但不可以打我的脸!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说我不帅!!”

“什么?好久没听过这么贱的要求了。好,我打你!!”

“你们两个……吵?死?啦!!!”一直在一边打电话的智夏终于受不了,一拳pia飞了曜太。

在这个神奇的世界上就是存在着像曜太这样乐观到Kuso的家伙,即使被打成流星,也会一边往高处飞一边在夜空中不甘心地大喊“我一定会卷土重来的,一定要等我吃晚饭哦~~”。

虽然他长得没羽野帅,头脑又简单,四肢又发达,又没什么内?,除了家政课做蛋糕考试从来没有拿过A,打游戏砍大怪的时候?常还会慢半拍地拖我们后腿但他还真是有让人莫名其妙地就开心起来的潜质。

“OK,出发。”智夏啪的合上手机,小宇宙熊熊燃烧ing……

“出发?去哪里?”我问。

“当然是……嗯哼!!!老早老早就定好了的。”她得意地打了一个响指,两只眼睛里都是小星星在闪:“去约会喽!”

“约会——?!”我几乎吼了出来。“现在吗?跟??在哪?什么节目?!”

“安啦安啦~!姐你别紧张嘛,每次我有约会的时候,你比我还紧张。”

“那你告诉我,他是??你们认识多久?”

“就是我以前跟你说过的那个朔月啊——端木朔月!!他的眼睛比天空还要美,简直就是我见过最完美的人!我上个月知道他这几天要来巴黎,足足磨了他将近一个月,他才答应的呢!啊哈,时间来不及了,我要走了啦!!!”

端木朔月?就是她老是挂在嘴边的那个端木朔月?

难怪她今天特意提早了航班回来,还?了蓝色眼影的妆……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羽野的眼瞳里滑过一丝失落的暗影,他沉默地转身往外走:“我开车送你吧。”

“真的吗?太好啦!!我还怕狗仔队太烦人,这下子跑不掉了呢!”

“有我在。你永远都不需要担心什么。”

他的声音里有怎么也藏不住的低落……可智夏现在整个人都被那个叫端木朔月的家伙迷住了,怎么还能发现羽野的失落?

“……”我看着他和她,沉默着发不出声音。

一个是对我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妹妹;

一个是我第一次看见就喜欢上的人。

Bizarre love triangle。这永远不可能圆满的三角恋爱,还是放弃吧。?都比不上智夏重要。

……

就这样,我们决定由曜太开智夏的车,在前门引开那群狗仔队。羽野开着我的车从后门偷偷溜出去,而智夏则卧倒在我的车后排座上。

在出门前的一刻,羽野忽然低下头在我耳边轻轻说:“你不是因为那个游戏而不开心吧?抱歉,那只是个玩笑而已啦!放心,那个邮件是?人的,我是收不到的。”

“真的吗?”

“真的。你填的名字,永远是你自己的秘密。我们都不会知道的了。”

看着他认真而抱歉的眼神,我终于呼地长出了一口气

“智薰,你好像有什么秘密很怕被人知道,难道难道你写的是……”

“我……”糟了,难道他想到了——我写的就是他的名字?!

“难道……难道啊啊啊,难道你写的是曜太?!”

“滚开。就算世界上只有最后一个男人了,我也不会写他的。”

“羽野你这个臭小子,你在跟我的智薰说什么?不许你打搅她!”曜太那个家伙一边准备开车,一边还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生怕我被别人给抢走了。

“三头身美少年,开你的车吧!记住,把记者引开。”羽野得意地冲他坏笑,转过身来拍拍我的肩膀:“曜太要是听到你刚刚说的话,一定会哭死的。下次你实在要写的话,我的名字就勉为其难地让你写一次吧!”

“去死。我写?都不会写你这个坏蛋羽野的!!”

口是心非的我,脸噗地一下全红了,于是赶紧?着智夏跑开,跳上了自己的那辆保时捷……



羽野开车的技术果然不错,三下两下就把那些讨厌的尾巴都甩掉了。

“去哪?”他倒转了一下方向盘,把车开到一条绿树成荫的小道上。

“香榭丽舍大街!呃?那些人都甩掉了吗?”藏在后排座上压抑了好久的智夏“噗”地吐了口嘴巴里的杂草:“真是受不了。姐你开这车去周游世界了吗?怎么后座上杂草啊野花啊什么都有?!”

“这要问问你那个白痴搭档曜太。上周,他说自己的车早就被狗仔队盯上了,就硬把我的车借走开了几天。”

“晕,原来是他!不过嘛……老姐……”后视镜里,智夏比瓷娃娃还要可爱的脸是那么认真。

“怎么?”

“他是真心喜欢你,你就真的感觉不出来吗?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都感觉不到??”

...

⑻ 韩国综艺节目《我们结婚吧》的百度百科不见了为什么

我刚刚看了一下 现在也是有介绍和照片的啊